当前位置: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 > 音乐赏析 > 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全国手风琴大赛在鲁举行

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全国手风琴大赛在鲁举行

文章作者:音乐赏析 上传时间:2019-09-16

2012“佰笛杯”全国手风琴大赛在鲁举行颁奖典礼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8.24

日前,由中国音协手风琴学会、山东省音协联合主办,天津佰笛乐器有限公司、青岛海韵琴行协办的2012“佰笛杯”全国手风琴大赛,在济南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

中国音协手风琴学会会长、本次大赛主席李聪教授介绍称,这次大赛以“高端”定位,注重彰显多元化手风琴表现形式,共分9大类,28个单项。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国的768名选手参加。 值得一提的是,在山东省音协手风琴专业委员会专家的悉心指导下,两年来济南市纬三路小学全校有60名同学学习手风琴,并选派了9名同学参加此次比赛,取得了3人金奖、2人银奖、4人铜奖的好成绩。其中山东省歌舞剧院演奏家傅涌老师的3名学生宋洁琼、曹秀喆、袁泽胧,用精彩的手风琴演奏为各位评委老师和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并荣获金奖。 而成人专业组金奖获得者、山东艺术学院大一的景韵同学,是此次比赛中诞生的一颗新星。她6岁起师从傅涌先生学琴至今,比赛中她凭借极富感染力的音乐表现与精湛的演奏技巧从众多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一举夺金。

----来自齐鲁晚报

……

        有一个最大的接待麻烦,就是时乐濛与夫人、中国音协秘书长张非、文化部群文司领导徐锦华、北京音协主席厉声等人物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排,此时刘副馆长发挥了领导作用,调来了车辆把这些“重要客人”安置到文化厅所属的艺苑宾馆,为我分担了这种重要接待任务。

        我所言的“孤注一掷”就是不继续等待本省官方的批文何时下发,既然心中有底已经取得文化部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的同意,目前只是需要省文化厅的一道关卡,我干脆把已经上报未经正式批复的大赛通知正式发出,就可以让省文化厅和本馆领导只能顺水推舟不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同时即将给我带来的是“冒上级领导之大不韪”的违规责罚,届时只要对我责罚,我就会果断提出离职奔赴深圳特区……既然决心已下,于是私下印制了1000份《关于举办“中华杯”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的通知》并开始向全国手风琴机构邮寄。虽然得到了闪老师的表扬,但邮出了几百份之后觉得确实很冲动也很冒失,于是小心翼翼地拿着这个通知给刘副馆长过目,用各种借口自我推脱责任,他阅读之后马上脸色大变,暴怒高喊“算了,不干了,你们这是干什么……”随即摔门而去。我知道自己捅了娄子,于是紧急挂电话向闪老师求援,请他迅速来到长春进行周旋,我清楚他们的“职务级别”会是我们单位领导所仰视的。

        还有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南方某著名手风琴家收到我的邀请函后曾回复,因为乘坐火车太累要求乘坐飞机,并且威胁说如果不能给报销飞机票他就拒绝前来。我请示了领导之后照实回答:您可以乘坐飞机,但是按照组委会统一规定都报销火车票(包括软卧)的费用,是否接受邀请由您自行决定……于是他杳无音讯了。

        三.抓紧落实赞助,若无赞助,那么所有发生的经费亏损由你这个秘书长来承担,也就是说,如果比赛有了经济收益归单位,一旦亏损则由我个人担负;

        回到宿舍与李聪交谈我大发牢骚(他也参加了预备会),讲述了前后遭受的制约过程以及现今难于处理的问题。他认为我应该保持自己原来的计划,不能受馆长与评委们所左右,因为他们刚刚介入不能看到全盘。他几日来与我在一起,对前期情况已经基本了解,我们达成了一致:对领导们的指示虚心接受,但是坚决不改。因为我们的做法是正确的,他们哪里知晓我们与军校以及各个方面的那些麻烦和纠结呢。

        三.此时我们已经落实了天津乐器公司赞助10台8-60贝斯手风琴当成奖品,我暗中与营口幸福手风琴厂保持着沟通,提供赞助几乎是等于板上钉钉,如果大赛的正式通知发出来,估计其他手风琴厂也绝不会坐视,若回避这个活动,等于是把自己得产品隔绝于中国手风琴界;

        后来司机小田告诉我:送马馆长回去的途中,马馆长对他们说:李洲这个小子胆子太大,这么大的活动也敢做,很容易惹祸……

        他在发出指示的同时,我在心里迅速盘算:

        李聪去车站接回了江贵和老师,替我分担接待评委争取了一些筹备时间。

        四.单位的电话可以任意使用,尤其是长途电话昂贵,我自己家里的电话费节省了,至于邮寄信件、规定曲目刊物,我早就在暗中操作,今后可以大张旗鼓的操作了。

        8月2日,报到人数应接不暇,各种咨询令人心焦,委托李聪起草了第一号组委会公告,指示报到、住宿、食堂、赛场、开幕式、合影、抽签等日程;大赛组委会的公章首次使用。这样一来就好多了,因为军校的地盘太大各个区域分布不明确,我们在大门口与各个主要路口均张贴了路标。但是装台组不被合作需要解决——那些平日里利用礼堂吃惯拿惯的军人在索贿。我找到许科长进行协调方才得以进入,许科长的名字叫做许方圆,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正直军人,多年过去了我也不会忘记他,但愿这些文字他也能看到。

        四.使用单位电话从今开始对我放开,邮寄信件一律由单位承担费用,需要单位支持须经常请示汇报,不要接受中国手风琴学会的直接领导。

        马文涛馆长到来,我如同见到了亲人,把与刘副馆长发生的摩擦向他述说,他不作任何回答,但是看得出来对我很是同情,他回到馆里迅速派来了几位干将,有了本馆的同仁配合帮助,我马上轻松了许多。不能不承认,艺术馆的人员毕竟是经常做活动熟悉业务,只要我安排某个任务都可以独当一面。

        为了刻制大赛的公章,动用了各种社会关系,在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区分局得到了批准,我的手里持有中国手风琴学会公章的空白信纸与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的批文,但是到了刻字社受到了质疑:人家按照每个级别刻制公章大小有固定的标准,我们这个名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杯手风琴大赛比赛委员会”到底属于什么级别?当时去办理这件事情是交由协会会员赵昌文落实,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我们简单的分配了一下“表演分工”,赵昌文出面宴请刻字社负责人,我以“大赛秘书长”的身份出席递交名片,在席上赵昌文和其他人都对我表示毕恭毕敬如同是他们的高层领导,让对方感觉我是大有来头之人,谈吐之间我有意地对文化部、群文司、中国手风琴学会、中国手风琴教师协会、省文化厅等头头脑脑如数家珍,并且每次举杯都是一饮而尽,直把对方忽悠得如同臣服,于是敢于应我们的要求下料,刻制了一个大号的公章与三个普通的处级公章;其他三个普通公章分别为“中华杯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评委会、中华杯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组委会、中华杯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财务专用章”。——这三个公章只是一次性的,而那个大号的公章,我有意的回避了“首届”的字样,以备今后有了新的途径继续申办承办下去。

        不料在开预备会之前,我发现他自己已经到达了评委驻地,听说是自己打车找上来的,本次评委来长春我都是自己前往迎接或者派人派车,我心里感到好笑,与他见面也很是尴尬,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由于他的杳无音讯,我才特邀李敏老师替代,不经请示自作主张惹怒了学会领导,这一点心中很是委屈又无从解释说明。

        一.只要能让比赛举办我就是达到了目的,先前的通知我已经发出去了根本不能收回,这一点他根本不知道,重新印制500张主要在本省以官方名义发出;

        晚上在张自强老师的主持下召开了预备会,我做了筹备汇报(前边已经叙述不做重复),尽管评委会做的决定我很不快,但是只能服从,何况刘副馆长郑重地对我们全体组委会办公室人员说:评委那边的事情你们都不许介入,由我来协调,从现在开始,李洲不要去和评委们来往,你们的责任只是做好后勤服务……我明白,这是评委们背地里发泄对我的不满而对“领导”(其实他们把刘副馆长当成“组委会领导”非常令我遗憾和被动)告状所致。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只能是“恭敬不如从命”,真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送走了余老师,刘副馆长代表班子对我发出如下指示:

        8月3日报到达到了高潮,也是我们最难熬的一天,早晨我去车站接59次来自北京的全体评委及参赛师生家长近百人,回到驻地安排住宿混乱,闪老师当众对我发火令我十分难堪,心中委屈于是进行顶撞——其实我事先已经交代某两个人负责安排并且与军队方面沟通完毕,但是我离开后他们没有落实,我在忙乱之际责备他们,人家顶撞我“你凭什么领导我们啊?”一时令我语噎——是啊,人家是作为手风琴协会成员来尽义务帮忙没有任何报酬,估计是对我有所不满故意而为,特别是对艺术馆刘副馆长的严肃介入感到不平衡;关键时刻确实是“求人不如求己”;还好的是张自强老师表示理解,对我能和颜悦色对话,任士荣老师极力劝慰我要压住火气。安排好住宿之后他们来检查我的准备情况,我的汇报他们基本满意,只是提出凡是初赛被淘汰的选手应该发一个参赛纪念证书,于是我马上委派赵昌文出去购买印制500册,此时好在李香随时在我左右,掌握着活期存折随时可以支取;但是刘副馆长事先有话:没有他的同意不准支取。李香是一个聪明人,没有那样僵化忠实于领导,看到眼前急需办理的事情只是说:一旦刘馆长批评可不是我的责任啊!我回答:我负全部责任。

        学会派余继清老师作为代表前来长春周旋,我到车站接到她之后,讲述了所有的经过,希望她能以主办单位的角度,还有已经落实了赞助单位的情况等挽回我惹的麻烦。不出我的预料,余老师到了我们艺术馆,受到贵宾般的礼遇,馆长马文涛曾经是文化厅文图处副处长,处事老练稳重,他的出面接待使得气氛融洽,他不无幽默的指出:李洲这是一手托两家,站在学会的角度属于急于求成,但是站在官方的角度这叫做不守规矩……刘副馆长在这种时候竟然眉开眼笑了,也补充说:李洲确实是一直着急总在催我,但是他怎们能代表中国手风琴学会呢?既然余老师来了一切都好说……在这种会谈下,我们就文件的修改完善,主办单位与承办单位的署名等做了定稿,我这个“大赛组委会秘书长”方得到正式文件的承认。令我的心情得以放松,结束后馆长还让司机送余老师到我的家里(那个时候很少有出租车,有车接送也是一种特权的象征),我妻子做了几个菜宴请余老师,我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对她倒出一肚子的苦水,余老师则不断地发出感慨。

        装台忙到半夜而且一直是饿着肚子,连晚饭都没顾得吃,我们购买了一些面包汽水香肠之类充饥,大家的积极配合令我很是感动。

        有了公章,购买了空白介绍信,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四处寻求支持赞助,我把带有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分别发给了几个社交活跃的人。令我没有料到的是,第一个拿到这种空白介绍信的人竟然对我发出责备,理由是:既然已经委托了他去寻找赞助,就不要再委托别人,这种带有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很容易被营私而且会牵连到他们。我回答:每张介绍信都有固定的编号,而且凡是从我这里拿走的人都写了字据,如果出了问题由个人自负……但是我根本不能说服他,他甚至对我过分的责备不停还爆了粗口,逼迫我必须收回那些。我忍耐不住大怒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你认为我这样行事不妥,那么请你首先把空白介绍信交回来!他见我发怒也愤然离开,当然,空白介绍信也没有还给我。

        一.比赛可以开始正常运行,先前印制的通知作废,按照与余老师商定的文稿重新印制发放;

        二.在本馆收取的汇款交给财务入账好了,老子我有狡兔三窟之对策,凡是本省手风琴学会、协会成员们参赛学生的报名费都会集中在我的手里。而且承办单位还列入了长春市宽城区文化局,局长是我的朋友,我的妻子在那里担任会计,也被我列入了报名地点,这一点馆领导忽略了。

        二.收取报名费汇款一律交给财务室入账,需要每笔开销须有他的签字批准;

本文由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音乐赏析,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首届手风琴大赛,全国手风琴大赛在鲁举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