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 > 戏剧演出 > 建设世界一流的学者型剧院,北京人艺院长

建设世界一流的学者型剧院,北京人艺院长

文章作者:戏剧演出 上传时间:2019-10-12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1月22日电 题:北京人艺院长任鸣:曹禺可以超越时代,我们无法超越曹禺

中新社北京2月12日电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12日在北京公布其2018年演出剧目。除了《茶馆》《天下第一楼》等经典作品,据院长任鸣介绍,今年剧院还将推出两部新戏,“这两部戏将分别在夏季演出季和年底登台,具体情况我们想给观众留个惊喜。”

话剧《原野》剧照

新华社记者 白瀛

任鸣介绍,2017年北京人艺建院六十五周年纪念演出圆满收官。全年累计上演大小剧场剧目31部共399场。其中大剧场剧目17部,189场,小剧场剧目14部,210场,累计票房达到4840余万元人民币。

  从2008年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这个老牌剧院再度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其复排的北京人艺经典剧目以及多部原创新作均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赢,在中国戏剧界创造了“人艺奇迹”。这奇迹背后的推手就是从2007年底开始任北京人艺院长的张和平。他回顾任院长近4年来北京人艺的票房成绩:“原来每年是1000多万元,2009年第一次突破了2000万元,2010年突破了3000万元,今年大概能达到3000多万元。”面对这样的票房递增幅度,张和平的感触是,“北京人艺作为代表中国气派的艺术殿堂,应该靠风格、品格、人格赢得市场。”

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导演任鸣看来,《日出》是曹禺最贴近当下观众、最具现实意义的一部剧作。

对于去年《窝头会馆》《茶馆》等剧目引发的一票难求的景象,任鸣说:“今年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会尽全力想办法,让真正想看戏的观众有机会走进剧场。”

  从文学和历史的高度审视剧本

1935年,25岁的曹禺写出了四幕话剧《日出》,通过对交际花陈白露的命运遭际以及周遭人们的生存状态的描述,对“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旧社会进行了控诉式的批判。任鸣第四版第二次复排的《日出》于1月21日晚在首都剧场首演。

2017岁末,由莫言编剧、任鸣导演、王斑主演的《我们的荆轲》开启了北京人艺的新春演出季。进入到春节档,北京人艺安排了近两年广获好评的京味儿新作《玩家》。春节之后,去年新排演的《关汉卿》再度上演。

  张和平是一个很看重剧本的院长。如今,回顾北京人艺曾在一个时期内没有产生与之相匹配的作品的原因,“可能和剧本有关”,他说。在他看来,剧本是一院之本,文学基础注定了一部作品最后的成败。当年,他在担任北京市文化局局长期间,同时也是国家一级编剧,这个经历和身份,他认为是自己“优于其他领导同志的专业基因”。

任鸣说,曹禺的名剧中,《雷雨》和《北京人》是讲封建家庭的,《原野》是讲农村复仇的,只有《日出》是讲都市公共生活的。“陈白露、潘月亭、李石清、黄省三、顾八奶奶、胡四、小东西等等,今天依然能找到这些人物的影子,依然能够唤起人们的共鸣。”

4月23日,夏季演出季正式启幕,内容囊括古今中外各类题材的新老剧目。任鸣透露,今年6月12日前后的院庆档期,仍然为观众带来镇院之宝——《茶馆》。

  所以,出任北京人艺院长后,张和平就定了一个规矩:所有会议的第一个议题,铁定是剧本。第二个措施是,聘请知名作家担任人艺的荣誉编剧,为人艺写剧本,这个团队目前已达到11个人,囊括了刘恒、莫言、万方、邹静之等。张和平表示,这其实也是向社会发出的一种号召和呼吁,希望愿意和北京人艺合作的文学家们,在人艺舞台上展现他们的思想和才华。他认为人艺这种海纳百川的胸怀,也是它能有今天的辉煌的原因。

《日出》是1956年首都剧场落成后北京人艺上演的第一部本院作品,也是今年57岁的任鸣的“看家戏”:他曾于1997年、2000年、2005年、2010年先后排过四版《日出》。此次基本沿用了2012年复排的演员阵容:程莉莎饰演陈白露,谷智鑫饰演方达生,王刚饰演潘月亭,丛林饰演王福升,刘辉饰演李石清,刘彦君饰演小东西,梁丹妮饰演顾八奶奶。

这一演出季的最大看点还包括今年的第一个新创剧目将与观众见面。任鸣表示,目前能透露的是这部新戏将会是一出经典作品。

  其实,重视剧本创作,在北京人艺有着悠久的传统。人艺是不多见的将创作室单设的国有文艺院团,它和艺术处分设,分工明确,创作室重点抓剧本创作,排练演出交给艺术处管。2009年,张和平还恢复了艺术委员会,把关剧作的艺术质量。现在,北京人艺有一套复杂而严谨的艺术生产流程。张和平介绍,“从剧本开始,首先是创作室拿出意见,然后主管副院长拿意见,随后交给艺委会讨论,讨论后交给院长书记会,决定最后是否上这个戏。”这还没完,呈现到舞台上后,还有两道关,“在排练现场,艺委会会审查一次,整部戏在舞台上立起来后,还要再审查一次,开座谈会讨论等。”“艺委会的作用不可低估。这个程序本身,也保证了决策的正确性。所以,人艺能有所斩获不能不说这个流程和艺委会起到了作用。”张和平说。经过重重把关的这些“有所斩获的剧目”,即是张和平不止一次提到的具有文化和历史高度的作品。他解释,站在文化和历史的高度审视作品,就是判断作品是否具有生命力的标准。戏剧文学最重要的,是对人性的深刻表达,能够久演不衰的剧目,无一例外都是如此,“不是凭借表层的故事情节的曲折,而是打动人心震撼心灵的力量”。而一部具有生命力的作品,应该具备的标准就是:“有鲜活的人物形象,有个性,有历史的高度。”

“每一次排都觉得不一样,尤其4年后再复排,我觉得曹禺真了不起!”任鸣说,“80多年过去了,它非但没有失去光彩,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证明它的深刻。这就是经典,有着不朽的生命力。”

9月下旬起是人艺的金秋演出季。这一演出季紧扣“收获”主题,将一批观众熟悉的经典、保留剧目集合在一起,先后展示“馆藏”级艺术精品的魅力。“十一”国庆档期,再度亮相的《哗变》非常值得期待。

“曹禺可以超越时代,但我们无法超越曹禺。”任鸣说。

紧随其后的是两部京味儿话剧代表作,《天下第一楼》和《小井胡同》。

在任鸣看来,在中国话剧110年历史当中,除《茶馆》《雷雨》《日出》等少量作品可以传世外,大多数仍需要时间来检验。“时间是检验经典的唯一标准。只有通过时间,人们才能去认识、去肯定,当时你怎么说,怎么炒,怎么吹,都没用。”

与以往安排不同,今年人艺的年底还将保留一个“大动作”,今年的最后一部作品是原创新戏,而且将是一部北京题材作品,压轴今年全年演出。具体题材和阵容将在演出临近时揭晓。

任鸣表示,虽然《日出》在当下演出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但他此次的创作原则仍然是还原20世纪30年代的感觉。“我们不为了共鸣而共鸣,不投其所好地讨好观众。”

任鸣表示,一定会坚持北京人艺的艺术风格,与此同时,也会有新的探索,有现代精神。“人艺不是古玩店,我们会不断探索,发展传统,与时代相融合。”他说:“我们此前的京味戏很受观众欢迎,未来人艺希望能在舞台上呈现出表现当下生活的‘新京味’。”

事实上,任鸣曾在2000年排过一个现代版《日出》,服饰、语言、道具都带有20世纪90年代的印记。这一创新受到了一些争议,比如章含之就对任鸣直言更喜欢古典版。于是2010年的第四版,任鸣就回到“原汁原味”,延续至今。

大剧场之外,2018年北京人艺的小剧场领域全年共有13部小剧场剧目上演。今年的巡演剧目在剧目种类和巡演范围上也有新拓展,9月下旬《司马迁》将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亚历山德琳娜国际戏剧节的演出,这是继《我们的荆轲》之后,又一部走出国门的具有中国古典风情和东方审美意味的作品,力图让世界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

“还原当时的氛围是很不容易的,现代版相对容易。现在排戏我还是想尽量回到当时的环境来塑造人物,而不是直接给观众一个现代的处理。”任鸣说,“我想给人艺留下一版比较规矩的、正宗的、主流解释的《日出》。”

曹禺的《日出》原剧本结尾,不知道陈白露已死的方达生对她说:“太阳就在外面,太阳就在他们身上。”这里的“他们”是指灯红酒绿的大旅馆外的砸夯工人。曹禺在《〈日出〉跋》一文中也明确指出,囿于创作环境这些不能出场的砸夯工人才是剧中光明的象征。但任鸣导演的这一版演出,却结束在陈白露的凄婉自杀。

“经典作品是不朽的,但每一代的演出者肯定要根据不同的历史特点,找出当时和社会对应的意义。”任鸣说,“现在过去了80年,我相信再过20年,在它诞生100年的时候,我们依然会排《日出》。”

本文由永利app下载官方网站发布于戏剧演出,转载请注明出处:建设世界一流的学者型剧院,北京人艺院长

关键词: